千面女郎憂鬱症



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提出的數據,女人比男人容易得憂鬱症,而且機率可能高達男人的三倍。在一百個女人當中,約有二十個會在她人生的某個時期經歷憂鬱症。雖然這是國外的數據,但我想這是真的,因為我的憂鬱症特別門診總是以女性佔大多數。

我在這裡認識了許多女性,年幼、年輕、年長的,學生、主婦、上班族或自由業,形形色色,每個人各有獨特曲折的經歷。共同的是,在某種困頓或挫折中,她們失落了歡顏,連一點輕鬆愉悅的心情都不可得。在這個診間,病人常常會哭,所以細心的護士小姐都知道要在上診前特別準備面紙。每次看著她們一邊訴說一邊掉眼淚,我眼前就會昇起一個問號:

憂鬱真的是女人的命運嗎?

怡真最近又讓我開始思考這個問題。婚前的她是一個專業的程式設計師,白天全力工作,下班後隨性地逛逛街,或是與好友小聚,到處尋找精緻的小店,進行她們最喜歡的活動-「喝咖啡,聊是非」。不想出門時,就陪媽媽窩在沙發上,一起泡茶看電視。

「那時候從沒想過人生會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」,她說。

但我在門診看到怡真時,婚後四年的她已經擁有數不清的煩惱,在工作、婆家、娘家、先生、小孩之間像陀螺似地轉個不停,完全沒有自己的時間。她不再逛街了,沒時間回娘家陪媽媽,更不要說跟朋友喝咖啡了。她的情緒一直很煩躁,一點點小事就會讓她抓狂。她覺得生活毫無樂趣,還同時患有好多種身心失調的症狀:整天都覺得好累好累,沒辦法集中注意力,工作時頻頻出錯,幾次忽然找不到老闆剛剛才交給她的重要文件,被臭罵一頓。這些身心不適造成她三天兩頭請假,工作一再延宕,屢次遭到主管申誡。

她失眠、吃不下飯,對自己完全失去了信心。最後她開始想著,「這麼糟糕的人生,我為什麼不乾脆結束算了?」

用醫學的話語來說,怡真患了憂鬱症。

「憂鬱症?意思是精神異常嗎?還是神經錯亂?」聽到我的診斷,她嚇了一跳,「為什麼我這麼倒楣,會得到憂鬱症?」

「憂鬱症並不是精神異常,通常是受到壓力後身心失調的反應。」我拿出憂鬱症的診斷表給怡真看。

「至於原因,最清楚的其實是…妳自己!」

她困惑地看著我,似乎覺得我這個醫生在推託責任,怎麼會說病人比醫生更瞭解病因呢?

「根據某些醫學理論,我可以說明為什麼妳的身體會在壓力下產生失眠、倦怠等症狀,我也可以給妳改善情緒的藥物。不過,醫學知識說不出妳的心聲,如果要找出令妳憂鬱的癥結,還是需要徹底的「自我覺察」與「自我分析」,在這部分,自己才是最懂的專家。」

我建議怡真開始做一種認知心理治療,方法是逐一標認自己承受的壓力,檢查這些壓力的總和是不是過度,如果是,就要盡快進行某些改變以減少壓力。這聽起來簡單,但事實上每次都很困難----因為她已經習慣壓抑內心的不滿,總覺得所有事情都是自己「應盡的責任」,簡單地說,她不知道自己正在承受壓力,她只會「怪自己」而不會「怪別人」。

經過幾個星期的討論和不斷的鼓勵,怡真才漸漸學會如何標認加在她身上的壓力。她是在一個單親家庭中長大的,深知母親獨力持家的辛酸,所以她從小就對家人具有很強的責任感,也一直是母親最貼心的女兒:

「不管多累、多麻煩,只要看到媽媽和家人的笑容,自己便覺得踏實!」

然而,結婚後的她卻開始體會到,不管多麼努力,好像都逃不開「做不好」的愧咎感。每天快下班時,她就開始掙扎,今天該回娘家陪媽媽,還是回家做飯等老公呢?媽媽年紀大了,如果怡真沒回去,通常就是吃稀飯配醬瓜。但是,老公的健康檢查顯示膽固醇過高,婆婆才打過電話,叮嚀她要多在家裡煮飯,不要讓老公常吃油膩的外食。而且,好友最近才跟外遇的先生離婚,語重心長地告訴她,一定要多花心思跟老公相處。

她常希望自己能分身兩處,一個陪媽媽,一個陪老公。

「不過,或許兩個也不夠,還要有一個留下來加班,不要讓主管老是譏笑女人婚後就沒業績;一個上健身房,運動做SPA,維持曼妙的體態容貌,以備不時與老公可能的外遇對象競爭。」
「啊!最好還有一個負責跟婆婆聊天,逗她們開心,公婆就不會再抱怨我不夠融入她們家了!」

麻煩還不止於此----沒生孩子之前,她擔心自己不孕,忍受了許多難熬的檢查和針藥,好不容易生了小孩,卻到兩歲還不會說話,醫生說「媽媽要多跟孩子說話互動」,這下慘了,家人都認為問題出在她跟小孩說話的時間不夠!她又背上了疏於照養的罪名,於是,她希望自己再有一個分身「負責整天跟女兒講話!」

當然,怡真是不能分身的,她只有一個身體、一個腦袋!這個身體在各種角色間疲於奔命,不斷地轉換角色,一下要做辦公室裡幹練的設計師,一下要變成溫柔的母親,還有勤勞的媳婦、迷人的妻子、孝順的女兒……因為角色太多,心力交瘁,結果注定每一樣都做不好。在每一個角色上,都有人責備她未能盡善盡美,即使沒有人責備,抱持完美主義的她也會自責。

於是,怡真的自信在這些不滿中漸漸磨損。另一方面,她完全沒有抽空休閒或調劑身心的時間,累積的壓力從未抒解,有增無減,最後造成她身心崩潰。

「妳的問題就在這裡!妳需要扮演的角色太多了。妳就像個千面女郎,需要不斷地轉換,但事實上,各種角色之間是會衝突的—時間上、心力上都會衝突。」連我都為她的處境深感無力。

怡真告訴我她的恐懼:「如果有一天,老闆開除我,我沒什麼好說的,因為我的業績真的比別人差;如果先生有外遇,我也不能怪他,因為我沒能經營一個溫暖的家,又沒時間打扮自己;孩子發展遲緩,大家都說是我年紀太大基因不好,不然就是只顧工作沒帶好;每次朋友約都沒時間去,現在連個談心的人都沒有。如果有一天我媽走了,我大概會痛哭,陪她的時間根本不夠。我什麼都沒做好。」

需要怡真擔心的事太多了。然而,她並不是特例,身為女人的妳我之中,有多少個怡真?多重的角色,不可能的任務,以及注定的挫折感。是這些問題造成女性普遍的壓力和身心症狀,醫學所能解釋的,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。

追求完美、努力盡責的妳,是否也覺得感同身受,甚至已經達到憂鬱症的程度了呢?
留點時間給自己吧!觀察自己的身心健康,如果妳有類似怡真的症狀,拿出紙筆,下面的練習可以幫助妳瞭解自己不知不覺中承受的壓力,思考長期疲倦、緊張、情緒緊繃的原因:

一、畫一個時間表,記錄自己一週的作息,包括所去的地方、所見的人和所做的事。
二、從記錄表中檢查自己的角色,首先是粗略的類別,例如:職員、母親、女兒、妻子、媳婦,接著分析詳細的內容,如洗衣婦、清潔工、廚師、美女、愛心傳播…等等。

三、在每項角色旁邊寫上自己對這項角色的要求與標準,列出「完美」、「還好」、「不及格」三種等級的標準,並且估計需要花費的時間。

例如「妻子」這個角色,妳可以列出「完美」的標準是:「美麗賢慧,每天煮飯(需要每天三小時),家中一塵不染(需要每週四小時),隨時滿足先生的需要等等。而「還好」的標準就比較簡單,像是「衣著整潔,每週煮飯一次」就可以。

四、選擇自己在各種角色上想要達到的標準,接著計算總共需要的時間,如果超過可能負擔的限度,妳就必須降低對某些角色的要求。例如,由於時間和心力,妳不可能兼顧加班與好妻子的角色,所以妳可以降低對「妻子」這個角色的自我要求,不用作到「完美」,只要做到「還好」就可以了。

五、重複修改,直到妳對自己的各種角色列出合理的要求,也就是一張新的「角色任務表」。根據這項新的角色任務表,改變自己每個角色都要做到完美的期待,拒絕別人超過任務表的要求。

妳的家人或老闆可能會反對妳的新生活,因為妳開始拒絕某些過度的要求,他們的需求不再無條件地被滿足。這時妳必須學會堅持,以新的標準來評價自己,不要用單一角色的標準來要求多重角色的自己。另外,如果妳的症狀嚴重,在下列症狀中出現5項以上,持續2周以上:

1.持續的心情低落或煩悶、易怒
2.對原本喜歡的活動失去興趣
3.食慾改變(增加或降低)以及明顯的體重變化
4.失眠或多眠
5.精神激躁,或精神遲滯、反應緩慢
6.喪失精力或疲倦
7.不必要的自責、罪惡感或無價值感
8.無法集中注意力,猶豫不決
9.想到死亡或是自殺

並且因為這些症狀,影響到妳的生活或工作表現,就已經是臨床上需要被治療的憂鬱症了。這時候,妳需要找個好醫生,和妳一起探討憂鬱的病因。最重要的還是肯定自己,在各種角色間有所取捨,妳並不需要強迫自己成為一個面面俱到的千面女郎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andy jou 的頭像
candy jou

Candy 甜蜜小確幸

candy j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